病床上,一個藍色帆布文件袋放在枕邊,裡面裝著一些近期的工作材料。因粘液腺癌手術後化療,他的體重已從153斤降到99斤……妻子說:“別看現在這樣子,只要談起工作上的事兒,他馬上就跟沒病似的。”
  他叫姚長傑,今年59歲,是沈陽市沈河區朱剪爐街道總工會副主席。“工會幹部一要對工作有激情,二要對企業有熱情,三要對職工有真情。”帶著這種朴素的感情,姚長傑從一件件小事入手,當好服務職工群眾的“娘家人”。
  11月25日,沈陽市總工會授予其“模範工會幹部”榮譽稱號,並作出開展向姚長傑同志學習活動的決定。朱剪爐街道總工會被評為省“優秀鄉鎮(街道)工會”、全國“模範職工之家”,他也先後榮獲沈陽五一勞動獎章、沈陽市勞動模範等榮譽稱號。
  “要讓職工認家、愛家,就得把家過得紅紅火火”
  2009年初,姚長傑當選為沈河區朱剪爐街道總工會副主席,第一項工作就是在新華科技大廈組建樓宇工會聯合會。
  新華科技大廈里有單位200多家、4000多員工,其中不僅有40多家世界500強駐沈辦事處、130多家私企,還有港澳台企業。裡面多是十幾個人、幾十個人的小型企業,年輕人居多,對工會缺乏瞭解;其中部分外資企業擔心組建工會後員工不好管理,對建會有抵觸情緒。
  姚長傑開始了一家家企業“地毯式”拜訪。他敲門就進,先介紹自己,接著發放“致企業和職工的一封信”,宣傳建會意義,講建會維護職工權益的好處。有企業不讓他進門,但姚長傑不灰心,一次不讓進,就第二次去、第三次去;不被理睬,就用百折不回的勁頭感動對方。2009年9月,大廈工會聯合會成立了,姚長傑當選為工會主席。
  曾擔任過多年企業工會主席的姚長傑知道,工會是職工之家,要讓職工認這個家,愛這個家,就得把家的日子過得紅紅火火。當選樓宇工會主席後,姚長傑經常深入到各企業,傾聽企業和員工對工會的期盼。
  職工希望更多地瞭解法律知識,姚長傑就與樓內4家律師事務所簽訂協議,常年為會員提供免費法律咨詢;健康服務是職工最需要的,姚長傑便聯繫附近幾家醫院,建立“醫療直通車”,對大廈內的職工實行購藥部分零差價和“六減一免”優惠政策,每月請醫生到大廈進行義診。職工需要健身,需要閱讀充電,需要心理咨詢……他都一一聯繫解決。姚長傑說:“職工的需求,就是工會的追求。
  對工作有激情、對企業有熱情、對職工有真情
  工資權益可能是職工最需維護的權益。姚長傑對大廈157家非公企業分類指導,13家規模較大企業通過協商,簽訂了獨立集體合同,其餘144家小型非公企業與大廈工會聯合會統一簽訂了集體合同。最低工資標準、休息休假、工資增幅等大家最關心的權益都寫進了合同中。
  大廈物業一名女工因患子宮肌瘤需要做手術,原以為參保的安康保險能有補助,可姚長傑幫忙跑了幾天,才知道不在保險範疇。他又找到區總工會困難職工幫扶中心,講明瞭這位女工的生活困難情況。當姚長傑把工會救助金送到女工手裡時,她感動地流淚了。
  2010年7月,一個企業女出納員因為懷孕,企業不與她續簽勞動合同。姚長傑找這家公司老闆,講明女工保護條例及有關規定,要求企業依法辦事。企業最終不但續簽了勞動合同,還主動為她繳納了生育保險。
  “現在的大廈,老戶不願走,新戶慕名來,入住率達到100%,老姚功不可沒。”樓宇工會的作用得到了企業及大廈產權單位的認可。在這個寸土寸金之地,大廈不但給工會解決了辦公室,還專門給了會議室和近300平方米的樓面長廊,供工會開展活動使用。
  “工會幹部一要對工作有激情,二要對企業有熱情,三要對職工有真情。”談起成功的“秘訣”,姚長傑這樣總結。
  在平凡中見精神、在平凡中見真情
  “老姚啊!你要抓緊時間看看,臉色不好啊!”一次,姚長傑去沈河區總工會彙報工作,區總工會主席楊文凱看他瘦得厲害,關切地提醒他。姚長傑笑笑說:“沒事,等忙過這段我就去。”
  妻子王岩說:“老姚的病都是他自己耽誤的。”今年年初的一個晚上,因為要起草2012年工作總結和2013年工作規劃,姚長傑習慣性地走進廚房,小木墩做凳子,靠背椅當桌子,開始聚精會神地寫材料。
  一家3口住在5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,只有廚房是最安靜的地方。寫著寫著,他感到胃里一陣灼熱,剛吃的食物全吐了。休息了一會兒,到深夜3點多,姚長傑爬起來繼續寫。天亮時,17頁的材料寫完了,他又早早來到單位,開始了一天忙綠的工作。
  從那時起,姚長傑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嘔吐現象。開會時,眼看著桌子上有礦泉水,他雖然口渴卻不敢喝,因為擔心嘔吐。
  6月,妻子陪他去中國醫科大學附屬醫院掛了專家門診號,在候診中得知上午排不上,需要等到下午檢查時,姚長傑想到:“不行啊!下午兩點還有個會。”他退了專家號,回去參加會議,後來一忙就又把檢查的事放下了。
  8月,儘管妻子一再催促,但姚長傑總是放不下工作。到後來實在挺不住了,醫生一查,說由於腫瘤的壓迫,已經使腸胃幾乎失去了蠕動功能,建議他立即住院手術。
  8月28日,沈河區總工會到朱剪爐街道檢查職工服務設施標準化工作。當時,姚長傑已經辦完住院手續。為了不影響工作,他跟護士商量,第二天一早掛完點滴後去上班,晚上再回醫院。那天下著小雨,當天快黑時,忙完工作的姚長傑回到醫院,才想起自己一天沒吃東西。
  8月30日,姚長傑回到辦事處交代工作,因為醫生下了“命令”,讓他好好住院配合治療。走進辦公室,一位農民工迎上來:“老闆欠我工資,誰管?”姚長傑說:“我管。”問清情況,送走農民工,姚長傑騎自行車找到農民工的單位經理,處理完這事,才拖著疲倦的身子回到醫院。
  沈陽市委常委、市總工會主席鞠秀禮感慨地說,姚長傑的事跡感人至深、催人奮進。其可貴之處是,在平凡中見精神、在平凡中見真情,是工會幹部當好職工群眾“娘家人”的生動示範。
  (原標題:一位職工“娘家人”的“三情”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沙發

vt87vtyxf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